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高考生被强迫参加“圣战”:时常会梦见妈妈

更新时间:2021-10-17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大选投票结束。经过紧张的计票,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的得票率胜出,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必须联合小党执政。

  2017年5月25日,新西兰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正式揭开面纱。政府大范围派糖,不仅推出20亿大礼包补贴中低收入人群,还承诺未来几年将在奥克兰建造3.4万栋保障性住房。

  吐尔逊,这名才在看守所里过完23岁生日的年轻人曾经离大学校园只差一步,而在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下,他走向了犯罪道路。采访中,吐尔逊的情绪一直沉浸在悲伤痛苦中,多次掩面啜泣,提到母亲时更是泪流满面,唯

  吐尔逊,这名才在看守所里过完23岁生日的年轻人曾经离大学校园只差一步,而在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下,他走向了犯罪道路。

  采访中,吐尔逊的情绪一直沉浸在悲伤痛苦中,多次掩面啜泣,提到母亲时更是泪流满面,唯有忆及在内高班上学的经历,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用自己的黑暗经历告诫年轻人,千万不要上宗教极端分子的当,毁了自己的前途。

  初中时吐尔逊十分调皮、贪玩,而父母很重视孩子的教育和前途,要求他一定好好学习,中考考出好成绩。经过努力,他的成绩提高很快,终于如愿考入内地高中班。“得知这个消息,爸爸妈妈高兴得大哭起来,说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供我读书。”

  吐尔逊的内高班生活充满幸福快乐。学校环境非常好,“四个人一间宿舍,很干净,有空调,饭菜都是清真的。”老师们待同学们如自己的孩子一般,讲课时为了让大家能听懂,尽量放慢节奏,同学们有不懂的地方,老师会在课下耐心地单独辅导。

  当时,吐尔逊唯一的念头就是考大学。在内高班,语言是他最大的障碍,他需要努力学习汉语和英语,而他颇有天分,又很能下工夫,高二时就通过了大学英语六级考试,高三时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说到这里吐尔逊显得很兴奋、很自豪。

  “外教罗伯特老师很鼓励我,把我的英语作文当范文宣读,还说我有潜能,要好好挖掘。”这在当时极大地激发了吐尔逊的学习热情,至今他还记得自己当年的作文,并给记者朗诵了一段。

  吐尔逊憧憬未来的生活,为自己作了规划——考新疆医科大学,有条件的话出国留学,再回到家乡从事医学研究。然而,参加高考时,他有一门课程因为估错时间而失利。

  吐尔逊不满意自己的成绩,他没有去上专科,而是瞒着家人悄悄回到和田市,边打工边复读,继续向理想目标冲刺。

  原来,高考前,他在租住房认识了一个叫买合木提的人,这个人打着传授宗教知识的幌子对他进行洗脑,而他当时并不知道在建筑工地打工的买合木提只上过小学三年级,还把这个人当作宗教学者去信服。

  买合木提对吐尔逊说:我不反对你学知识,但不能去上“异教徒”的大学,这样会离宗教越来越远,我给你办个护照去埃及上大学吧。

  信以为真的吐尔逊为了这个许诺,放弃填报志愿,他的人生从此被宗教极端分子从光明拉入了无尽黑暗。

  吐尔逊并没有上成埃及的大学。很快,买合木提就露出了狰狞的真实面目,他强迫吐尔逊去“伊吉拉特”,到阿富汗、伊拉克或者叙利亚参加“圣战”,而当吐尔逊发现去国外读书只是谎言,想要退出时,遭到的是死亡威胁。

  “买合木提他们拿着两把剑对我说,你知道得太多了,不能放你走,不听话就杀死你,再扔到你父母都找不到的地方去。”在胁迫之下,吐尔逊欺骗父母说自己考入了内地的大学,将父母供他上学用的近三万元钱交给买合木提,并在他安排下偷渡出境。

  在中越边境,吐尔逊给送他们出境的同伙打电话说想回去,对方凶恶地称:“没那么容易,你回来就别想活了!”

  而此后,他更见识到了“蛇头”的无情无义。“我们背井离乡,怕被人抢劫杀害,一路担惊受怕,吃不成当地的食物,只能吃水果来维持体力,带我们偷渡的人只顾自己的安全,根本不管我们的处境和死活。”在一辆十几座的车上,吐尔逊和三十多个人站在里面,怕被人发现不敢开窗户,呼吸都困难,又挨着饿,简直生不如死。

  到了目的地,他们过的也是昼伏夜出、提心吊胆的日子。团伙头目看中吐尔逊英语交流的优势,e星球观展路线推荐丨汽车电子以颠覆之姿,让他负责对外联系,从事组织偷渡犯罪活动。

  吐尔逊供述,他在团伙头目唆使下,通过手机、网络和“蛇头”联系,安排专人接送新疆籍偷渡人员出境,先后运送8批次人员至境外,另有4批次人员在非法出境途中被抓获。

  吐尔逊见到了不少像他这样偷渡到国外的人,他们讲述的经历让他感到无比惊恐。“有一个从新疆出去‘伊吉拉特’的人,在阿富汗搞‘圣战’,他在那里经常被组织成员诬陷打骂,所以离开了。他哭着说几乎每天都有人从ISIS、叙利亚和阿富汗逃出来,也有被炸死的,他们的老婆孩子生活很困难。”

  吐尔逊还见到一个在境外恐怖组织制作视频的人,大家都问,你为什么要离开组织?那人说:“我制作的那些视频都是假的,实在不想让新疆人看了信以为真,我干不了对不起良心的事。”他说那里生活困难,没有房子,也吃不饱。

  在团伙里待着,吐尔逊感到无比压抑。他喜欢听歌、唱歌,把歌曲下载到手机,走路的时候也听着,团伙头目知道了很生气,说:教义禁止音乐,要远离歌曲。他只好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听。

  而年轻人谈恋爱也是被禁止的。同伙说,按照教义,男女双方在父母监督下才能见面,婚前男方只能见一次女方的脸,父母同意后才能结婚。“所以他们不会谈恋爱。”

  这个年轻人在宗教极端势力的控制下,离正常美好的生活越来越远,而他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只是在被团伙利用。

  今年2月,他被警方抓获。回国后,在看守所里,他陷入深深的忏悔和痛苦中,他最思念自己的父母。“从小爸爸妈妈就很疼我,创造条件让我好好学习,我在境外一年都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他们还以为我在内地上大学,我不孝,对不起他们。”

  吐尔逊经常梦到妈妈,在梦中,妈妈站在家门口等着他,还拿着衣服跟着他,说“别冻坏了孩子”。说到这里,吐尔逊痛哭流涕,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手中。

  “我知道我要接受法律的惩罚,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吐尔逊现在只有一个愿望,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诫其他年轻人,千万不要受到宗教极端分子的蛊惑。他说,有三种人要警惕:第一,宣称社会上的人不是标准的穆斯林的人;第二,给你看非法宗教宣传品的人;第三,宣称现行的法律制度是错误的人。“千万不要被这些极端分子骗了,变成像我一样的人。”

  吐尔逊还说,一定不要轻信别人的谎言,毁了自己的前途,年轻人要好好读书,学知识,才能有好的未来。


友情链接:
广东扬光照明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城市楼体亮化工程,泛光照明设计,户外景观亮化,建筑夜景灯光等工程设计施工及LED照明灯具为一体的亮化工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