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亮化工程 >

“人人影视字幕组”创始人获刑:为我们敲响了

更新时间:2021-11-23

  外媒:岸田推出刺激计划欲重振经济2021年11月22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三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梁永平涉嫌侵犯著作权罪一案,并当庭作出一审判决,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被告人梁永平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

  对于很多像保镖哥这样的“890”后,有幸能够在接受社会的疾风骤雨考验前,能够在“由你玩四年(university)”享受一段闲暇时光,对当年的BT,还有同学电脑里经常出现的“人人字幕组”还是非常耳熟能详的。2000年代还是“字幕组”,仅仅由海内外中国网友通力合作的“人人影视”,那时还是由几位有“钱”的留学生,将国外优秀影片从买来的、租来的DVD中压缩后,上传到聊天群组里,由听力好的朋友翻译成华语字幕,向中国传播。许多大学生以“练听力”为名,享受了不少佳片。尽管这是严重违背当年中国加入世贸协议相关规定的。

  这个过程在上海三中院的判决报道中也有体现:经审计及鉴定,“人人影视字幕组”网站及相关客户端内共有未授权影视作品32,824部,会员数量共计约683万。期间,被告人梁永平以接受“捐赠”的名义通过涉案网站及客户端收取会员费;指使谢某翔(另案处理)以广西三江县海链云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名义,对外招揽广告并收取广告费用;指使丛某某(另案处理)对外销售拷贝有未授权影视作品的移动硬盘。经审计,自2018年1月至案发,通过上述各渠道,非法经营额总计人民币1,200余万元。2021年1月6日,被告人梁永平在其居住地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中国青年报,2021-11-23)。

  实际上,人人影视字幕组能够在短短3年里发展这么多会员,还是有着深耕“BT”市场十几年的“群众基础”。据网友反映,人人字幕组也有不为外人道的辛酸,一开始,这个字幕组经历了长达数年的“用爱发电”历程,买片、译片全凭参与者的爱好,是一分钱都没有的。2010年以后在片头接了广告,并且建立了和监管部门、再盗版商家“打游击”的多个网站,还经常换域名。直到2018年才正式形成自己的官网和手机APP,并开始赚取会员费。

  问题是,作为舞台剧爱好者,保镖哥有幸遭遇了一场几乎引发血案的“笔墨官司”。而且就发生在刚进高校的时候。保镖哥兴趣爱好非常广,除了中学时是田径队的体育生,还特别喜欢读剧本。尤其是1990年代世界电影画刊出版社主编的《世界电影》杂志因为刊有名片剧本,几乎是每期一到,保镖哥就要把午自习“阵地”搬去图书馆里,看着《世界电影》刊登的剧本,想着自己在舞台上该怎么演。到了大学,有发挥的场合了,保镖哥便加入了戏剧社。

  当年学生话剧嘛,一般不建议演长剧,作为校文艺汇演的节目,当然是小品为主。小品,本取自线分钟,以动作、台词反映生活里的一个片段,要起、承、转、合,融戏曲、相声、话剧、电影于一身,有时还得有“魔术、杂技”。1983年,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80班的一个观察生活练习《买花生仁的姑娘》,作为一个戏剧小品被搬上了 春节联欢晚会 , 岳红、高倩、 丛珊 、 曹力诸明星们朴实的表演,诙谐幽默的风格赢得了观众、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从此 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有了一个新的艺术形式“小品”。

  而到了2000年代初,小品虽然风头不再,但是作为文艺汇演,还是必须的,尤其是北方同学居多的高校。保镖哥一开始在戏剧社也是从模仿经典剧目开始,比如课余复刻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吃面条》、《主角与配角》,以及话剧《西望长安》(舒舍予原作)选段——独角小品《刻公章》等。要做好的编剧,真必须从演员老老实实学起,体验戏该怎么演。老实说,短小品对白一般不会超过1000字,因为有化妆、舞台、服装、道具,也要有矛盾冲突,而且因为无法在长时间表演里交代背景,就必须选择大家都知道的,近期的事情,用夸张的、讽刺的基调展现,才能引起观众共鸣。而校文艺汇演的小品尤其要短,大把钢琴、小提琴X级X级的同学,还有凸显班级团结一心的合唱节目,几十人在后台等着,轮得到几个演员白线分钟,占据其他院系的出场时间吗?

  所以,那时还是愣头青的保镖哥仗着自己对剧本这种体裁不陌生,又加上出风头心切,就和同班好友L君想出了一个五四青年节汇演,排小品代表全班的主意。由于剧本质量可以,有对生活的观察(当年校里有些中国学生对部分国家来的留学生实在是不太友好,经常搞些评头品足,让人很不舒服,校领导也三令五申过),信息密度高、讽刺幽默又辛辣(妤妤姐&杂杂妹:哥哥,我们快呕了……),好了,就获得了大家的同意,保镖哥和L君从4月初就利用课余时间排了起来。

  那时为了保证台上“一次过”的效果(舞台剧可没有NG的机会,出了“故障”必须救场,还有保镖哥必须说的是,如果真正有兴趣弄到剧本,您会发现,极少数演员能够一字不差地背完台词,都是临时加词、减词,险象环生也是舞台剧的魅力之一,为什么理科、医科学生业余排这类剧普遍水平比文、商、法科效果好,就是敢加、减词,没负担,反而更凸显生活的逻辑),保镖哥和L君是清晨背词、晚上背词(自己写的词自己背不下来很正常)、“卧谈会”都拿来对词,下课就借操场一角排演,看的人也越来越多,突然,有研究生师兄要借“剧本”参加校际文艺汇演了。为了学校荣誉,剧本只好“借”了给人,当时借剧本的师兄还言之凿凿,编剧只写你的名字!问题是,剧本被“借”走了,全班一时想不出新节目,只好排练了合唱《好大一棵树》,算是蒙混过关。

  后来,保镖哥被“改编”、“加长”的小品在外面拿了个二等奖。问题来了,编剧里的三个名字,就是没有保镖哥。班上同学替保镖哥打抱不平,拉着保镖哥和研究生院师兄们几乎打了起来。可以和为贵,在指导老师调停下,研究生院师兄赔了保镖哥500块钱,保镖哥拿这钱请了同学们吃喝了一顿,才算了事。实际上,早在1990年,中国人大就通过了《著作权法》,其中规定了,作品被改编,著作权依然属于原作者。可那时连著名“青春作家”郭XX,明明被法院二审都认定了确实抄袭了庄宇的《圈里圈外》,但郭作家宁愿赔钱也不道歉,法院能奈他何吗?所以保镖哥也只能“忍”了。

  出了这事后,保镖哥对盗版影视剧、盗版游戏是深恶痛疾。有些事,只有自己痛过,才会不希望发生在别人身上。

  为此,保镖哥是根本不会玩盗版游戏的,鉴于中国游戏界“致敬”作品太多,保镖哥也就连本土游戏都怕碰了。保镖哥也知道,一己之力是微乎其微,而且在职场上也经常遇到“白嫖”现象,所以遇到“白嫖”官司,往往是鼎力相助。创作者的艰辛,只有创作者知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8修正后最新版)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罪”)用了整整一节(第七节)规定了“侵犯知识产权罪”的内容和行为,从第二百一十三条(【假冒注册商标罪】)到第二百一十九条之一(【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商业秘密罪】),并且在第二百二十条里规定了对单位处以罚金,对个人处以刑罚和罚款的罚责。规定不可谓不详细。

  但是“人人影视字幕组”为什么在有法可依的情况下,依然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侵犯著作权】)犯罪呢?

  原因还是法律观念淡漠,以为自己之前“用爱发电”那么多年,分文不取,丰富了广大中国人,尤其是大学生的文化生活,很不容易走上正轨,赚钱了,没人“抓”就没事。其实情况一点也不复杂,就如人人影视字幕组APP在2021年11月22日宣判后宣称的那样,是“权利方告状”,导致了整个字幕组在2019年被立案侦办,并在2021年1月被“收网”。

  说到这里一些网友可能要提问了,为什么“侵犯知识产权是民事纠纷”,偏偏“人人影视字幕组”成了被“公诉”的犯罪?

  由于刑事案件分为“自诉”和“公诉”,其中,轻罪属于自诉案件,那么,人人影视字幕组非法“引进”外国影片上万部,非法经营总额已超过1200万元,且有权利人举报,那么假设平均一部引进片通过正常渠道进入院线亿元人民币,换言之,给权利人总计造成了1500亿元的经济损失。这样的犯罪活动,该是“自诉”还是“公诉”,该判多少年刑?

  早在2007年,欧盟议会就通过法律规定,有意识、有组织地仿冒音乐、电影、药品等专利商品作为刑事犯罪处理,处罚的上限不得低于30万欧元罚款和4年监禁;其实不只欧盟,美国和日本对侵犯知识产权也确立了严厉的判罚标准,比如美国法律规定,盗版音乐、电影和软件者,最高可处以100万美元罚款和10年监禁。相比之下,中国《刑法》是不是规定得太“轻”了?

  而且,也正是有了无数个“人人影视字幕组”这样野蛮生长,涉嫌非法“引进”的盈利或非盈利性商事主体的存在,才令到正规影视平台、院线引进外国好的文艺作品受到阻碍,同时一直令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被各国说三道四。更重要的是,只有打击了“白嫖”才能保障原创的畅通无阻,君不见,今天还为人人影视字幕组创始人被判刑“一声叹息”的网友,也许昨天就在社交平台上抱怨自己的作品被别人抄袭,甚至明天又要埋怨自己的心血被他人窃取。因此,希望还在从事“非法引进”的商家悬崖勒马,能够真正尊重创作者的辛苦,让创作从此有价值,形成全社会尊重知识产权的氛围,才能够真正令文艺繁荣起来,令我们享受更好更多的精神产品!

  1、欧盟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实施“严刑峻法”(经济参考报 2007-04-28)

  2、热点 “人人影视字幕组”侵权案,一审宣判(中国青年报 2021-11-22)

  3、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研究 付丽洁 ( 中国农业大学, 北京 100094) (北京警察学院学报 2005年第1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广东扬光照明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城市楼体亮化工程,泛光照明设计,户外景观亮化,建筑夜景灯光等工程设计施工及LED照明灯具为一体的亮化工程公司。